点击关闭
  • http://中国职称论文网qq/ http://中国职称论文网qq/ http://中国职称论文网qq/ http://中国职称论文网qq/

主页 > 体育论文 >

《美国学校健康促进计划》的特征与启示

来源:中国职称论文网(yscbooks.com)2017-06-06

  摘 要:健康教育是美国学校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学校健康促进计划》为教师提供了从事相关学科健康教学的专门背景和专业指导,该计划包括生物医学、教育、激进三种健康教育模式。它的主动权建立在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的“全学校方法”基础之上,学校健康标准必须通过国家认证。它强调学生公民身份的重要性,有详细的关键学习领域,健康教育中的课程以“圆周式”呈现,课程内容中关注性和关系的教育。通过借鉴《美国学校健康促进计划》,我们可以建立多样化的学校健康教育模式,融健康教育于多学科课程之中,提升体育教师健康教育教学与指导能力,推动我国学校健康教育积极健康发展。

  关键词:美国;学校健康;健康教育;学校健康标准

  中图分类号:G807.4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6-2076(2017)02-0103-05

  Abstract: Health education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school edu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American School Health Promotion Plan offers teachers engaged in related disciplines health teaching special background and professional guidance. The plan includes 3 kinds of health education models: biological medicine, education and aggressiveness. It is established on the initiative of health education and health promotion based on "whole school approach", school health standards must pass the national certification. The plan emphasizes the importance of students' citizenship and has detailed learning areas. The health education courses are spinally presented and the course contents focus on sex education and relationship education. By drawing from the Plan, we can establish a diversified mode of school health education, include health education into multidisciplinary curriculums, improve the physical education teachers' ability in health education teaching and coaching, and promote the active development of school health education in China.

  Key words:the United States; school health; health education; school health standard

  健康教育历来是美国学校体育课程的重点关注领域。1990年,美国国家课程委员会(NCC)把健康教育描述成“每个学生课程中最基本的部分”[1]。2000年修正后的美国国家课程为“个人、社会和健康教育(PSHE)”提供了一个框架的同时还提供了一份公民身份的法定秩序。卫生部(DOH)则希望学校在致力于推动《拯救生命:我们的健康国家》中概括的健康促进目标方面扮演主要角色。从2009年开始,联邦卫生部和教育与就业部建立起了伙伴关系,共同促进地方学校健康教育事业并开发《美国学校健康促进计划》(NHAA)。美国的中小学教师从开始进入教师职业起,不管任教哪一门学科,校方都希望教师以非正式的课程以及作为班主任的角色,承担起学校的健康教育或者个人、社会的健康教育的责任,并为建立一个健康的学校作出贡献[2]。各学科教师同时还要负责与自己所任教的课程领域相关的健康问题,需要经常思考自己在健康教育中的作用,NHAA的提出顺应了这一要求,为教师提供从事相关学科健康教学的专门背景和专业指导。

  1 《美国学校健康促进计划》中健康教育模式的特征

  在NHAA中,“健康”被认为是一个有着很多不同含义的专业术语。NHAA对世界卫生组织(WHO)定义的“健康”概念比较认同,认为该定义对教师认识学校健康教育来说具有重要的意义,因为它把重点放在生命的质量而不是生命的长度上,它强调了健康本质的多重维度[3]。健康教育家和健康提倡者不仅把健康看成是一种简单的商品,而且把它看成是一种内容丰富的、相互关联的事物,包括心智、身体、精神和情绪等方面,而且既涉及个人还涉及群体、社区和环境。基于这些认识,NHAA呈现了三种不同的健康教育模式,其特征如下。

  第一種模式通常被描述为生物医学模式(biomedical model)。这种模式很大程度上建立在健康和疾病的医学方法基础上,它主要涉及教育个体如何以这种方式生活而避免生病。它经常因为过于独裁并且在方法上组织管理过于严密而受到批评,并且在进行关于健康问题的相关生活选择时,忽略了其中涉及的所有复杂问题。在学校,这种模式是和“拒绝”(Just say no)运动和“恐怖震慑”(shock horror)方法联系在一起的,这种方法试图通过提供一些可怕的和片面的信息阻止学生按照某些特定方式行事,但长期以来却产生了相反的效果。为了弥补这一模式的缺憾,研究者试图从改善学生健康行为和建构学校健康文化入手,解决生物医学模式刻板与不固定的运行路径。

  第二种健康教育模式即人们通常所了解的教育模式(educational model)。传统上,它认为学校应该为青年提供有关健康的事实并把决定权留给他们[4]。这种方法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它符合一种个人自由的哲学并且决策比较合理,教师可以忽略存在争议的道德与伦理问题,并且比较容易适合传统的教学和评估方法。然而这种教育途径也存在很多问题。首先,健康是一种非常复杂的事情,以至于对此问题不能仅仅表现为简单的事实——健康问题,在很多重要领域都存在很大的争议,因为年轻人需要有机会考虑大量的价值和观点,以及识别和澄清他们自己的健康立场。他们同样还需要更多的实际信息,使他们能够做出健全的健康决策并执行这些决策。他们需要大量的技能,包括决策和人际交往的技能,以及那些涉及自我意识、控制情绪与缓解压力的技能,为了使年轻人采取健康的生活方式,他们还需要一种积极的自尊感。关于这些内容的学校健康教育方法都强调关于知识、技能、态度等工作的重要性和相互作用,这些方法都被包含在所谓的赋权模式(empowerment model)中。20世纪90年代,这种模式经常反映在实践中并且支持了健康教育局(HEA)为学校设计的健康教育方案。

  第三种健康教育模式为激进模式(radical model),这种模式认识到贫穷、居住条件较差和失业是不健康的主要原因。它关注許多影响健康的因素,这些因素超过了个人控制能力。这些因素包括地方和全球两个层次的自然环境。激进模式同样阐述广告、商业利益和立法对健康的影响。这种健康教育模式强调集体行动对于促进健康的重要性。它是各种模式中最具政治性的,而且,迄今为止,在学校健康教育中只发挥很小的作用。对于教师而言,在进行关于健康主题的教学时,需要在这些不同模式中做出选择,选取自己使用简便、对学生最有用的模式,以及尝试如何把各种不同的方法结合起来使用。

  2 《美国学校健康促进计划》中学校健康标准的特征

  美国各州的健康教育局对NHAA总体采取支持态度,其目标是把学校发展成为促进学生、教职工、父母和当地社区的健康和幸福的中心[5]。这种方法(approach)对健康的本质采取了一种总体的观点,包括心智、精神和身体健康。它同样认识到学校环境、自然和社会对于促进学生和教职工健康与幸福的重要性。

  2.1 主动权建立在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的“全学校方法”(whole-school approach)基础上

  “全学校方法”认为年轻人接收到的健康信息不能被限制在学校正式的健康教育课程中,很多健康教育采用非正式的方式,例如,通过课外活动的方式或者运动场上随机讨论的方式进行。它也采用潜课程的方式,比如,一个学校内部的人际关系的质量和类型,不仅为年轻人提供有关如何与别人建立关系的信息,而且还影响到他们的个人价值感和自尊。然而不幸的是,通过正式课程教给学生的许多信息能够很快就被整个学校的风气冲淡。年轻人在学校接受个人卫生教学时,盥洗设备严重不足,而且营养教育也许不能在学校小卖部提供的食物选择中反映出来。萨达尔等人(Samdal et al.,2004)发现,学生们希望被公平对待,希望感受到安全,而且相信教师们是能够提供支援的。他们的发现认同这种观念,即认为健康促进活动还应该注意教室之外学生们的学校经历的质量以及他们和教师之间关系的质量。自尊、自知以及一系列健康行为影响到当前和将来的健康和幸福,学生们对于学校的认知以及他们在学校的经历为这些方面的发展提供了基础。

  为了发挥真实的效果,“全学校方法”和NHAA需要通过美国绝大多数学校正在使用和资助中的方式进行急剧的变革。然而有些学校已经开始向这个方向前进并且得到《追求卓越的学校教育》白皮书的进一步支持,这个白皮书宣布了政府帮助所有的学校变成健康学校并独立调查健康中的不平等问题的意图,政府的这个意图指出“合理的教育在促进所有学生和年轻人的健康更好地发展方面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6]。

  2.2 学校健康标准必须通过国家认证

  虽然美国各个州在教育立法方面都有一定的自主权,但在NHAA所关涉的学校健康标准方面,则必须由联邦政府认证。学校健康标准(NHSS)是作为教育与就业部和卫生部领导的健康学校计划的一部分,于1999年10月发起,它以健康发展局为基础,该局与美国健康促进委员会于2000年4月共同取代了健康教育局(HEA)。总的目标是帮助学校变成更健康的学校,即通过支持地区项目的发展和提高,能够成功地帮助学生做到最好,并建立在学生成就的基础上,国家认证过程的目标是确保学生在可持续发展的教育和健康合作伙伴中,各种项目是有基础的,学校和年轻人的参与对地区健康学校项目管理是有质量的,各种项目在优先反映国家需要的基础上,还要反映学校和地区的需要。各种信息收集起来证明各种项目是有效果的。

  到2012年,美国所有地方教育当局(LEAs)都被要求确立一个被鉴定为合格的教育和健康伙伴关系,到2016年,所有学校都要参加通过国家鉴定的学校健康活动项目。学校健康标准被分成三个部分:伙伴关系、项目管理及与学校的合作。平等问题强化了所有标准的基础,尤其是被提出来的八个具体的主题,如性别和人际关系教育、体育活动、公民权等。实际上,这一标准将会遇到很多仍然不能被描述为“健康”或者“促进健康”(health promoting)的学校。作为教师,需要考虑的则是希望去工作的学校类型,以及个人在多大程度上想接受一个健康促进者的角色问题。

  3 《美国学校健康促进计划》呈现在学校课程中的特征

  2000年,美国国家课程委员会把健康教育定义为一个跨学科的课程,尽管从学科本身来说还不是一门法定学科,但它被认为在促进学校的法定责任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这种法定责任就是:提供一门广泛且平衡的课程,这门课程能够促进学校及社会中学生的精神、道德、文化、心智和体格的发展,为学生成人生活准备机会、责任和经验。

  3.1 有详细的关键学习领域

  NHAA为许多学校课程中的健康教育提供了一般指导,并详细地说明了包含在其中的关键学习领域,主要有9个方面:1)物质的使用与滥用;2)性教育;3)家庭生活教育;4)安全;5)与健康有关的锻炼;6)食物和营养;7)个人卫生;8)健康教育的环境方面;9)健康教育的心理方面。对于每个领域,在每个关健阶段都给出了更详细的内容。例如,在健康教育的心理领域,学生们应该知道乱下定论和陈规如何对心智健康产生消极影响;为了促进对心智健康来说最基本的自尊和自信,要能够得到赞扬和鼓励;如何理解青春期发生的情绪变化,理解发育成熟过程中的差异并具有积极的自我形象等[7]。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关键学习领域中的技能和态度的发展是随着学生在学校课程知识的获得中而发展的。详细的关键学习领域有助于学校了解其有关健康促进的政策和计划的优势和劣势,制定改进学生健康状况的行动计划。

  3.2 健康教育中的“圆周式”课程

  重新审视每个关健阶段具体领域的原因在于增强和发展学生已经掌握的学习内容。从年轻人的需要和发育状况出发,并确保课程计划考虑到了他们的发展阶段和以前的学习经历,这是非常重要的。例如,学校健康计划在每一个关键阶段都包含了性教育,这是因为在年轻人成长为成人的过程中有许多不同的方面需要介绍给他们。這种能够增加复杂性的课程计划被称为一种“圆周式课程”,这种课程对于有效的健康教育至关重要。

  把健康教育中的“圆周式课程”规划为一个跨学科主题,是一种让人感到困难的课程期许,而且许多学校面临着一种已经超过负荷的课程安排。这些课程缺乏理念性的指导,对它们只在《课程指南》中做了描述。作为一位学科教师,需要意识到进入到学科的这些领域性知识,并意识到这些知识是如何有启发地联系起来的,个人需要熟悉在其他学科和其他课程领域正在进行的相关工作。作为一名体育教师,需要认识到学校具体的健康教育科目,并且能够识别它们和体育课程之间的联系。修订后的美国国家课程已于2010年9月正式实施,它强化了学科课程和体育课程之间的联系,这两个显著的课程目标反映在《教育法》中。该法要求,所有能够继续维持的学校都要提供一种平衡的、基础广泛的体育课程,以便促进学生和社会的精神、道德、文化、心智和体格的发展,为在校学生提供进入成人生活的机会、责任和经验。

  3.3 强调学生公民身份的重要性

  强调公民身份的重要性有助于为学生们提供他们所需要的知识、技能和理解力,以便学生去过自信、健康和独立的生活,并且成长为更有学识、主动负责的公民,使他们学会理解和尊重共同的人性、多样性和差异性,这样他们就能够继续形成有效的、圆满的人际关系,这些人际关系是他们生活和学习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修订后的美国国家课程从2000年9月起,为关键阶段3和关键阶段4的健康教学内容设定了一种非固定的框架,并为公民身份提供一种法定的秩序。从2002年9月起,公民身份被设立为一门新的学科,作为11~16岁学生的学习科目。在关键阶段1和关键阶段2,有一个把健康教育和公民身份结合在一起的框架。同时,健康教育主题在4个关键阶段都是共同的。发展学生的自信和责任心,并最大限度地提高他们的能力,为扮演一个积极的公民角色做好准备,建立一种比较健康、安定的生活方式,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并尊重人们之间的差异性。学生通过健康课程的学习认识到别人是如何看待他们的,能够做出并接受建设性的反馈和赞扬。学生通过教学认识到良好的人际关系和工作、休闲和锻炼之间的适当平衡,能够促进身心健康,并且有机会对自己的学习生活产生积极的体验。

  3.4 课程内容中关注性和关系的教育

  性和关系教育在美国健康教育课程中具有独特的地位。在学校课程中,性教育因为其法定地位大大有别于其他领域,这种地位已经在1993年教育法中以立法的形式予以确定,并且在教育与就业部的一份叫做《性和关系教育指南》的文件中做了解释。这种解释考虑到1999年9月颁布的修订后的国家课程,性和关系教育制定指南的要求来自健康教育的框架和《社会排斥署关于少女怀孕的报告》,这是学校第一次拥有一种支持该领域工作的国家健康教育框架。

  小学在性教育方面被要求必须具备最新的书面政策,并且让学生和父母了解这项政策。中学必须为学生提供性教育,包括AIDS、HIV等,以及其他通过性行为传播疾病的教学。这样做是为了鼓励学生认真考虑道德问题和家庭生活的价值。性教育的详细内容和本质由学校自己决定,如果学校提供的性教育中没有法定的国家科学课程中规定的那些部分,那么任何家长都可以选择让他们的孩子退出全部或者部分性教育课程。很多教师不愿意承担性别和性特征方面的教学,然而,从其他方面来看,从事性和关系方面的教学与从事其他任何敏感领域课程的教学没有什么差别。性和关系教育必须牢牢地植根于健康教育课程的框架内,而不是孤立地开展教学,并且让男孩和女孩都平等地接受到这种教育。目标是“帮助和支持年轻人身体、情感和道德的发展”[8],教育年轻人学会尊重他们自己和他人,并且满怀自信地从儿童经过青春期进入到成人期。

  4 《美国学校健康促进计划》对我国学校健康教育领域的启示

  4.1 建立多样化的学校健康教育模式

  美国的学校健康教育模式注重多样化的综合性健康计划,以保障学生身体健康和促进学生健康行为,多样化的学校健康教育模式必定由多元的实施主体来推进,政府、学校、社区、家庭等主体都可以成为健康教育模式的实施主体。目前看来,在我国学校体育领域,健康教育模式的实施主体还比较单一,基本依靠学校自身来实现和推进,其程序与效果并不理想。我们可以借鉴美国比较成熟的学校健康教育模式,改造和提升国内模式的内涵和品质,健全学校健康教育服务系统,从学校体育课程设计、心理健康教育咨询、学校体育环境改善、学生营养服务水平提升等方面促进多元化学校健康教育模式的建立与改进。注重学校健康教育整体构建和分层实施,以获取最大效用。

  4.2 融健康教育于多学科课程之中

  要丰富学校健康教育计划的体系与内容,只依靠学校体育课程势必显得力量单一和形式枯燥。美国的学校健康教育大都由多种类型的学科课程来辅助体育课程完成,使健康教育融入在多门学科课程的结构体系之中,以支持学生健康行为和疾病预防。在我国,也需要逐渐拓宽健康教育模式与学校其他学科之间的联系路径,寻求它们相互之间的适合连接点和内在交集。通过分解学校健康教育模式所蕴含的多元知识体,在其他学科课程中寻求与这些知识体能建立有效联系的内容和方法,并设计成为具有可行性和操作性的研修程序,作为学校健康教育模式的参照范例和素材来源。这些做法既可以拓展其他学科课程的研究领域与渠道,也无形中增加了学校领域对健康教育的关注度和聚焦点。

  4.3 提升体育教师健康教育教学与指导能力

  美国学校将体育教师进行健康教育教学与指导视为教师一种基本的专业发展形式,其目的在于使教师通过专业化的学习与研究方式提升进行健康教育的专业能力[9]。在这一能力的提升过程中,体育教师通过学习相应的健康教育理论知识,在教学实践中将其内化为自己的健康教育教学知识与技能结构,进而选择出适合自身实际情况和教学实践需要的健康教育内容,有针对性地开展教学与指导,期间通过与同伴的合作,汲取集体的成果与智慧,最后经过反思与改进,形成适合于体育教师群体的健康教育教学与指导范例并进行共享学习。这种有序的程式可以结合健康教育教学实际设计出适合其特点的实践路径,既有助于改进体育教师常态健康教育教学与指导方式,又有利于优化体育学科与健康教育的交叉内容,进而促进体育教师群体健康教育教学与指导能力的提升。

  4.4 拓展体育教师对健康教育研究的领域和范畴

  按照美国的学校健康教育程序,基于体育教师PCK结构的课例研修程序,需要以研修成果为载体,促进体育教师之间和研修团体之间形成研修成果的分享与交流机制,共同建构PCK体系。按照钟启泉教授推出的教师学科知识循环规律,即:教材知识设计(Designing)—默会知识实施(Doing)—明言知识对话(Discussing Dialogue)—实践知识记录(Documenting)[14]。可以看出,教师学科教学知识的生成与发展可以借助课例研修程序的不断循环来实现。因此,在建立课例研修成果的分享与交流机制时,研修组应按照研修主题展现的概念,从研修过程中析出关于体育学科的多维研修视角和反思框架,如同样是“小学阶段运动技术教学策略”,可以从文化学、社会学、生理学、训练学、教育学的角度归纳研修成果,也可以综合起来进行归纳。指导体育教师在展现成果的过程中学会以研修主题为切入点,通过开展学情分析、教材讨论、教学设计、资源整合、课堂观察、说课评课、报告撰写等研修活动,检验已有研修成果的适用性和实用性,为体育教师之间的研修成果分享与交流活动提供理论和实践支架,促进其相互之间PCK结构的合理转换及学科教学知识的分享与交互生成。研修组成员之间通过分析与交流研修成果,可以获取不同的PCK资源,利用研修组和校域之间建立的交流机制,支持与帮助体育教师在集体智慧的引领下实现个人PCK结构的创新,把经过课例研修程序所生成和创新的体育学科教学知识融入到常态的交流与分享机制之中,通过网络和现场展示等手段再度进行交流,使体育教师在相互借鉴研修成果的过程中增加个人PCK的积累,促进个人、研修组在研修成果的交流与分享的有序循环中实现对现有PCK结构的超越,产生更多的研修主题,进而不断拓展体育教师PCK的研究领域和范畴。

  5 结语

  NHAA在主导全美学生健康教育方面能够获得大量的支持,主要以教学包(teaching packs)或者其他课堂资料的形式表现出来,它们能够为体育教师节省大量的备课时间。体育教师可以从个人或者委托人那里获得支持,这些个人或者委托人来到学校访问是为了给健康教育课程提供帮助。我国的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对于所有学生的身心全面发展都需要进一步关注,并且逐步地要涉及所有的教师和大部分“全学校”问题。目前,在我国建设健康学校并且开展特殊健康话题的教学还是充满挑战的,并且需要谨慎地设计和敏感地处理健康教育所涉及的课程问题,体育教师需要在众多的方法中做出选择,而且需要满足国家层面的立法和学校方针的要求。从我国政府对广大学生健康教育的关注程度来看,体育教师在健康教育的促进中将会获得许多支持,而且这将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课程领域,学校健康教育将会使青年学生的学校体育生活发生真正的改变。

  参考文献:

  [1] Talbot, Alicia. The Cement Garage:Practice in Community Cultural Development and Health Education[J]. Bulletin of Good Practice in Popular Education,2009(5):19-24.

  [2] Ahmed, Shabnam. Promoting Health for Teaching and Learning Through Distance Education: Lessons from Pakistan[J]. Malaysian Journal of Distance Education, 2010(1):1-12.

  [3] Antoaneta,Dana Galieta. "Health education" as matter in the educational process[J].Journal Plus Education / Educatia Plus , 2015(12):147-152.

  [4] Kelder, Steven H.Setting the Stage: Coordinated Approaches to School Health and Physical Education[J].Journal of Teaching in Physical Education , 2014(4): 440-448.

  [5] Guerin, Toby Treem. Relationships Matter: The Role for Social-Emotional Learning in an Interprofessional Global Health Education[J].Journal of Law, Medicine & Ethics,2014 (2):38-44.

  [6] Ioannou, Soula.Sexuality education as a collective responsibility: a new health education curriculum in Cyprus[J].Sex Education , 2014(4):375-386.

  [7] Xiaomei Wang; Quanquan Zheng. Psychological Capital: A New Perspective for Psychological Health Education Management of Public Schools[J].Public Personnel Management,2014(3): 371-383.

  [8] Jones, Christina L.Future Sex Educator Perceptions of Rural Versus Urban Instruction: A Case for Community-Centered Sexual Health Education[J].American Journal of Sexuality Education, 2014(4): 464-484.

  [9]馬丁·贝尔,乌尔夫·布瑞克.教育现场的专业学习[M].郭华,等译.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0:55.

  • 论文发表及期刊目录入口
  • 中国职称论文网